金融科技“危”与“机”:与泡沫共舞,还是与价值同行?

2019-05-02

  2018年的市场并不太平。   尤其是互联网巨头和传统银行在市场资源、产品、人才等多个领域交锋,让市场的“肉搏战”愈演愈烈。

而金融正以最迅猛的态势,重构整个金融产业的生态。   机会是显而易见的。 以BATJ为首的巨头们,掀起了一轮又一轮的浪潮,蚂蚁金服、京东金融、百度金融三大互联网金融公司先后完成新一轮融资。

  在资本的簇拥下,很多网络平台纷纷投身金融科技的浪潮中。   危险也是显而易见的。

从6月开始,近百余家网贷平台接连爆雷,成千上万投资者被卷入其中,不少投资人甚至血本无归。

这波雷潮涉及面之大,炙手可热的新金融俨然成了火山口。   金融科技行业似乎正朝着两个完全不同的方向疾驰。   随着大数据、人工智能、云计算等技术的不断发展,一场深刻的变革正在金融产业领域发生,金融服务与生活场景之间逐渐走向无缝衔接。 但是,对依然处于转型困境中的实体产业来说,金融科技意味着什么?它将为实体经济带来怎样的机遇?  在锌财经近日举办的2018“新产业经济峰会”上,我们邀请到了创金聚乾CEO王锋、网筑集团联合创始人钱晟磊,网金杜CRO刘强,复朴资本创始人赵敏,大观资本创始人韦海军,估吗回收副总裁陆发青,就“金融科技如何破局实体经济困境”这一议题,进行了观点的碰撞。

1  赋能  王锋:用金融科技的方式去解决新产业经济的困境,这件事情其实众说纷纭,是皇帝穿新衣还是结构性变化,各位嘉宾们,你所在的行业真的因为你的项目而提升了吗?提升了多少?为什么会被提升?  韦海军:其实大观资本过去所投的项目,都是出海的项目,我们只是做了一件事情,就是把中国互联网的先进模式输出到全球,特别是东南亚,2016年我们第一家在东南亚投的金融科技公司,彻底的改变了印尼人的生活消费方式。

从全球市场来看,中国依托互联网的红利期培育了很多的创新商业模式,而这些创新的商业模式从中国市场走到海外,开始改变那里人的生活消费方式。   赵敏:我同意韦总的观点,金融科技不是一个新事物,大概在05、06年,第三方支付已经出现,包括现在的支付宝、微信支付服务,金融科技极大地提高了我们生活的便利性。

其次,对于一些产业来说,在基于金融科技的手段和支持后,原本没有办法享受到金融服务的实体企业可以享受到相应的服务。

无论是过去还是未来,金融科技对产业的支持和提升都是非常巨大的。

  钱晟磊:我们公司从产业角度出发,延伸供应链服务和金融科技的实践,八年只干了建材这一件事,建材的产业链长,结构复杂,有百万级的小B。

  在这个行业里面,金融科技可以解决如何用低成本的方式去服务小B的问题,这里面产生的效率提升有两个方面:第一,如何让信用好的商家得到更多的支持。

第二,在得到支持的同时,让这些小的商家能够赚到更多的钱。 我们是非常坚定的实用主义者,很认同用金融科技的方式去提升。   刘强:对于金融科技或者科技金融,咱们可以试图下一个定义,判断标准有三:第一,有没有降低成本;第二,有没有提高效率;第三有没有解决以前解决不了的问题。 如果这三样占一样,都可以称得上是有效合理的金融科技或者科技金融。   简单说下网金社的实践,我们设计和实施了一款叫付税宝的产品,在很多中小企业享受不到海关便利的情况下,为它们提供融资,比较切实的运用金融科技的方式突破中小微企业的困局。   陆发青:在国内回收领域里,3C类库存产品库存体量很大,有近千亿的市场,目前估吗回收在国内覆盖31个省市,作为一家类实体企业,在经营过程当中也应用到新科技新金融这种模式,我们也期待运用新的金融领域的工具,来促使我们在存量市场发挥它再利用再循环的。 2  破局  王锋:今天的议题是金融和新产业经济的结合方式,众所周知,融合是最难的,两个物种的对话是破局点的确认,金融科技跟原有的业务结合或迭代新产业经济的时候,你们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?  陆发青:当实体经济,特别是相关的产业经济进入到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时候,回收领域会遇到一个共同的问题,就是信用,对于目前移动互联网信用交互场景模式的转变,很多实体企业也遇到这样的瓶颈。

就估吗来说,目前也通过移动互联网新金融的科技手段,与蚂蚁金服,芝麻信用合作,进行产业链的布局。

  王锋:获客难?回收手机的评估难?评估之后的资金流难?还是回收的手机二次处理难?在这四大核心问题中,你认为哪个最难?  陆发青:回收评估标准比较难,其次就是资金结算方式,我们也正在利用新金融链接工具和手段,解决回收领域支付款的问题。   刘强:我觉得最大的困难其实是团队之间的融合,比如说金融团队和技术团队,他们的思维方式认知有很大的不同,需要在不断沟通中,互相说服,达成一致的状态。

  钱晟磊:我认同刘总的看法,在我们公司,真正的冲撞是来自于三类人:金融的人,科技的人和产业的人。

产业的人,所谓建材行业的人,非常接地气,以产业角度考虑比较多,而科技出身的人特别想用技术、数据去改变行业,金融出身的人行业又是另一种理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