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两会热评】把“批评权”交给老师!

2019-03-28

省人大代表曹士春是一名来自滁州的中学英语教师,今年两会,曹士春老师带来了一份关于维护教师批评权的议案。

现在不少学生心理都比较脆弱,家长又比较宠溺,教师在学校一批评孩子,家长就会到学校来提意见,甚至引发矛盾。 曹士春希望能有一部法规,来明确教师在教学活动中的批评权。 (中安在线)百年大计,教育为本;教育大计,教师为本。 过去一年是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第一年,一年多以来,全省教育有了不少变化,形成了尊师重教的社会风气,全省各地把对教师的重视真正落到了实处,教师的福利待遇和各方面保障都有明显提高,尊师重教得到了充分的体现。

广大中小学教师精神面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,从教信心和干劲也更足了。 笔者作为一线老师和曹士春老师一样对教育有不少困惑。

现在的孩子都是父母爷爷奶奶的心头肉,在家娇生惯养,不少孩子衣来伸手,饭来张口。 一些孩子自由散漫惯了,家庭管不了,老师又不敢管。

放任自流,可能发展为为所欲为,老子天下第一。 这样,对于孩子的成长和发展是很不利的。 学生在校即使不完成老师布置的作业,即使上课不守课堂纪律,甚至拿手机打游戏……老师也只能轻描淡写点到为止,怕有得罪,脱不了干系,一些课堂纪律其实乱糟糟,难以保证教学质量。

老师不敢惩戒学生,不敢批评学生,关键是没有法律赋予的批评权或者惩戒权,没有尚方宝剑,在管理学生方面也只能畏畏缩缩,生怕被学生或者家长抓住不放。

不久以前,一篇《孩子,希望你能遇见一位手持戒尺、眼中有光的老师》在微信朋友圈广泛流传。

说的是福建省安溪县第十九中学举行戒尺授尺仪式,学校向每一个班级都授予一把标准戒尺。

其实,向班级授予戒尺的还有不少学校。 在笔者看来,戒尺无非是作为一种教育符号,具有象征意义,其目的是希望惩戒权能够回归到老师的手中。 过去流传的一种教儿经是,牛要打马要鞭,小孩子不打要上天。 其实这样的观点早已经过时了,老师应该尊重学生的人格,不能体罚学生或者变相体罚学生。 但是,不能没有惩戒权或者批评权。 十年树木,百年树人教育关系到千家万户,教育话题总会成为两会的热议。

从教育改革的大政方针到教育的内部管理都会被涉及到。 例如,中小学生桌椅高度急需调整、三点半难题的难题怎么破解等等,有的已经摆上了议事日程正在落实,有的已经落实。 相信把批评权交给老师的这一议案也会得到相关部门的高度重视。 作者:蔡正青。